樂樂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最新資訊 >

陳懸竇泊志是哪本小說主角 陳懸竇泊志是哪本小說的主角

2020-04-05 14:44:11   編輯:素流年
  • 兇河 兇河

    熱門小說《兇河》由邪靈一把刀所編寫的靈異風格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陳懸竇泊志,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2013年,我意外破產,女友棄我而去,無奈之下,我走上了一條挖墳盜墓的路,一個離奇詭異的世界,就這樣展現在了我的眼前。沉沒于水底,千年不腐的美貌女尸;傳說中仙人的埋尸之所;源遠流長的鬼神文化中,神秘莫...

    邪靈一把刀 狀態:已完結 類型:靈異
    立即閱讀

《兇河》小說介紹

主角是陳懸竇泊志的小說叫做《兇河》,是作者邪靈一把刀創作的靈異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第9章偶遇天地良心,我的公文包里怎么會有這種東西?那包是我以前用來放文件的,現在公司破產,也沒什么文件可放了,我記得,里面只有那個粵佬給我的住房合同,現在怎么變成草紙了?眼前詭異離奇的情況,讓我忽然想...

《兇河》 第9章 偶遇 免費試讀

第9章偶遇

天地良心,我的公文包里怎么會有這種東西?

那包是我以前用來放文件的,現在公司破產,也沒什么文件可放了,我記得,里面只有那個粵佬給我的住房合同,現在怎么變成草紙了?

眼前詭異離奇的情況,讓我忽然想起了一個民間故事。

清末的時候,有一戶姓錢的大戶人家,生了個兒子,仗著自家權勢,那是胡作非為,欺男霸女。

有一回,這錢少爺半夜從勾欄院回家,喝的眼暈耳熱,走路也有些找不著北,很快就迷了路,走到了一處人來人往的街市上。

忽然,他發現道路邊上,有一對賣元宵的爺孫倆。那老的佝僂著背,顯得老態龍鐘。

再看那孫女。

喲呵,好一個大美人。長著瓜子臉,柳葉眉,眉下一對黑溜溜、水潤潤的大眼睛,櫻桃小嘴,雪白的皮膚,身材窈窕,怎么看怎么美,雖然布衣荊釵,也難掩美色。

美色亂人心,錢大少的酒頓時就醒了,他看的淫心大動,心中一轉,便升起個主意,走到那對爺孫前,說道:“你們的元宵怎么賣?”

老頭說:“五紋錢一碗,少爺要不要來一碗嘗嘗?”

錢少爺哼了一聲,搖著扇子說:“啊呸。我是什么身份,能站在路邊吃你的破元宵?連個坐都沒有。”說罷聞了聞,道:“不過聞著倒是挺香,這樣把,本少爺出一百文,你到我家里的后廚房給我做,我要在家中坐吃。”

“這......”老頭露出為難的神色,道:“少爺,我要跟你去了,今晚的生意就做不成了,來的都是老主顧,今天失了信,以后可就不好做生意了。”

那孫女便道:“爺爺,不如我去吧。”

此話正和錢公子的意,當即道:“啰啰嗦嗦的,還想不想賺錢?行,小丫頭,就你吧。”那老頭也想著賺錢,便答應了。

錢大少領著姑娘到了家中,自然是原形畢露,一趁**,不顧那姑娘苦苦哀求,一夜翻云覆雨。

第二天,正睡的舒服時,順手一摟,忽然聽到撲哧一聲,就像是什么東西破了的聲音。他睜開眼一看,身邊哪里還有什么美人兒,原來卻是一個紙糊的,也不知爛了多少年的紙娃娃。那紙娃娃已經發黃了,表面沾了不少爛泥,惡臭難擋,被錢大少一摟,里面的竹骨架子霎時斷裂,再不成形。

錢大少嚇都要嚇死了,轉天便生了一場大病。

這還不算完,在生病后的沒幾天,錢大少門外忽然傳來敲門聲。他打開門一看,門外赫然站著一個渾身裹著污泥的皮人兒,是個老頭形象,那皮人說:“我好心好意,讓我孫女給你做元宵吃,你就算要和她恩愛,也應該輕一點兒,你這個沒良心的,弄壞了我孫女的皮,就得還一張給我......”說完陰風大作,露出血盆大口,尖爪獠牙,將那錢大少的皮給活剝了。

這事兒聽著便是空穴來風,但也并非沒有講究。在民間,流傳了很多死鬼買東西的事兒,我認識一位出租車司機,他曾經跟我講過一件事兒,說他的一個朋友開夜車。有一天晚上,拉了一對母子,問去哪兒,那對母子說,要去城南的交通公墓。

這生意好。因為司機要回家,恰好要路過公墓那邊,便喜滋滋的載了那對母子。

第二天打開錢包一看,嘿,昨晚收的人民幣沒了,里面卻有一張燒給死人的紙錢。

這類離奇古怪的傳說,民間數不勝數。我看著手里這份草紙合同,不由也愣了,心說:難道當時給我簽合同的,是個死鬼?

正這時,那中年女人聽完我的描述,臉色猛的一變,霎時有些發青,囂張的神色也瞬間收斂了,仿佛畏懼什么似的,道:“算了,我不跟你們計較,反正這兒也要拆了,你們愛住就住。”她神色有些慌張,看了我們倆一眼,逃也似的走了。

事情實在有些莫名其妙,剛睡醒便鬧這么一出,任誰心里也不舒服。

豆腐點了支煙,抽了會兒,便道:“咱們該不是遇到鬼了吧?”

我心里已經有些打鼓了,這會兒又想到了那小姑娘的話,莫非這真是個兇樓?

與此同時,我又想到了另一層面,掏出了自己的鑰匙,道:“就算合同有問題,但這鑰匙呢?你看,鑰匙是真的,剛才那女人神色不對勁。我估計,沒準兒是她老公想賺私房錢,所以悄悄拿了鑰匙,把房子租給咱們。這世界就算有鬼,也不會全被咱們遇上,別想那么多了,走,出去找吃的。”

豆腐天生少根筋,一說吃的,也將這事兒拋諸腦后。

我們昨天忙活了一晚,現在饑腸轆轆,豆腐提議去吃頓好的,說這兩天一直在地洞里忙活,接觸了太多的濕氣,不如吃些熱辣的東西。我倆一合計,決定去吃火鍋,穿過一條街,就有一家火鍋店,店面雖然小,但兩口子是重慶人,經營的重慶火鍋味道正宗,堪稱一絕。

剛到門口,豆腐忽然頓住了,看著對面一家酒樓。順著他的目光看去,我發現他看的是一對兒男女。女的穿著黑色連衣裙,畫著淡妝。

她臉蛋兒長的十分勾人,顯得很清純,臉上帶著迷人的笑容,親熱的挽著那男人的手,兩人剛從對面的酒店里出來。

看那兩人眉目傳情的模樣,還有那男人放在女人腰上揉弄的手,就知道二人剛才在酒店做過什么了。

豆腐這小子一向有些缺心眼兒,一般人看見這情況,什么都明白了,他卻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我的臉色,問道:“那不是你女朋友嗎......”

我冷冷的盯著那女人,道:“現在已經不是了。”事實上,雖然面上強裝鎮定,但心里那團涌動的火焰卻讓我有種想殺人的沖動。

一年前我認識了肖靜,她是個特別漂亮的女人,愛打扮,當然,花錢也很厲害。但當時我們處于熱戀期,再加上那時候我手里有些錢,到也沒在意。在以前我有錢的那些日子里,肖靜跟我如膠似漆,有什么活動帶上她出席,在朋友中,我總是最有面子那一個。

我的家庭很糟糕,三歲沒了媽,四歲死了爹,除了爺爺就沒什么親人。后來爺爺也消失了,所以我特別希望能有一個家,因此也很珍惜和肖靜的感情。

在深圳這個花花世界,依照我沒破產前那說小也不小的生意規模,我只有肖靜一個女人,沒有去外面拈花惹草,讓我的很多朋友都大跌眼鏡,直夸我是稀有動物,絕世好男人。

我破產后,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肖靜,我并沒有想從肖靜那里獲得什么幫助,只是那時候很頹廢,心里抑郁難擋,想找個自己信任的人傾述一下。

但我沒想到,當我將自己的情況告訴她后,這女人先是驚訝,隨后就有些支吾,再接著就直接將電話掛了,速度快的猶如平常刷我的信用卡一樣。

之后我再打電話,永遠是系統提示音:“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我并不是剛剛懂感情的毛頭小子,肖靜這樣做的理由,我一想就明白了。

我一直以為,只要對她好,只要真心愛她,我們都能好好過一輩子,沒想到,我一破產,這女人就連電話也不接了。

什么意思,明顯的很。

世界真小,沒想到在這里會遇見她,還有她的新‘刷卡機’。依照我平時的脾氣,肯定是要上去狠狠教訓一下這一對奸夫**。

但現在我破產了,什么都沒有了。混社會這么多年,忍這個字我還是懂的。

豆腐估計是看我臉色不好,打了個哈哈,拽著我的胳膊道:“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丟了就丟了,等咱們發財了再買件新的。”

我心里很難受。

我這些年無依無靠,各行各業,三教九流都做過,拼了命的賺錢,就是希望能有一個家,能給自己未來的老婆和孩子一個舒適的環境。

錢不是人的一切。

但現在,我沒錢了,卻一切都沒了。

豆腐挺擔憂的,又道:“陳懸同志,別這樣,沒了愛情,咱們還有事業。”

看豆腐那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我心里舒坦了一些。這種關頭,沒錢沒勢,老婆背叛,但好歹還有一個兄弟陪在身邊,這一刻,我真的很感激豆腐。

于是我道:“沒錯,男子漢大丈夫,不能為了這點兒小事傷心,還是商量咱們的發財大計,等有了錢,找個更好!”

豆腐這才松了口氣,說話也開始胡天海地了,道:“這才對嘛。雖然你人長得寒磣了一些,沒我英俊瀟灑,也沒我博學多才,但好歹根還算周正,鼻子眼睛一個沒缺。只要再弄倆鈔票包裝一下,多漂亮的衣服也是手到擒來。”

我頓時被嗆了一下,拍了他一巴掌,罵道:“去你娘的,你這是在安慰我,還是在給你自己臉上抹金呢?一天不教訓你,就不知道自己是幾根蔥。”

豆腐這一打岔,我心里果然輕松了一些,我知道,這小子是變著法兒在轉移我的注意力,這份兒心意我領了。

我們二人一邊耍嘴皮子,一邊進了火鍋店,找了個靠角落的位置,吃著火鍋,商議接下來的事。

昨晚偶然挖出了土中棺材,這不是個好兆頭,這一趟沒準兒會走空。要想打探具體情況,還得將棺材先弄清楚,這需要添置一些手套一類的東西。

爺爺的工作筆記上寫過,遇到棺材和尸骨,絕對不能用生手去砰,得帶上專業的摸尸手套,再不濟,也得弄個麻布手套套上。

因為棺材里有很多細菌,如果用手直接去摸,很容易感染上病癥,因此摸尸手套,防毒面具一定要有。

我們一邊涮著火鍋,一邊聊,吃著吃著,我有些尿急,去了趟廁所。回來的時候,我發現豆腐神色不對勁兒,盯著火鍋店門口,似乎在看什么。

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只見剛好有一個穿著T恤的年輕人走出了火鍋店,一轉彎就不見了。

我道;“你盯著一個男的看什么?難不成是你失散多年的弟弟?”豆腐的父母曾經還生過一個,可惜三歲那年,讓人販子給拐走了。

豆腐道;“別拿我弟弟開玩笑。剛才那人忽然莫名其妙的跟我搭訕,我聽不懂他說的啥意思。”

“搭訕?”我一邊涮羊肉,一邊胡亂說道:“你又不是娘們兒,他找你搭什么訕。”

豆腐道:“他說‘翻咸魚,支鍋起伙,找上門’。這話什么意思?老陳,你聽的明白嗎?”我聽完,手里的筷子頓時掉地上了,張大了嘴,半天合不上來。

小說《兇河》 第9章 偶遇 試讀結束。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排列三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