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鳳冠:獨寵后宮
《鳳冠:獨寵后宮》小說章節目錄精彩試讀 福蕓熙宮逸軒小說閱讀

鳳冠:獨寵后宮凰女

主角:福蕓熙宮逸軒
小說主角是福蕓熙宮逸軒的小說叫《鳳冠:獨寵后宮》,它的作者是凰女所編寫的穿越重生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她意外身亡,看了一場逼媳代嫁的好戲,本想救人,卻占了人家的身子,重活一回的代價是替這個身子的主人報仇!二嫁入宮面對的是薄情皇帝、兇殘寵妃!你們竟敢欺負我,我是穿來的我怕誰?讓你們一個個都跪在我腳下,踩...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20-04-05 13:22:41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第1章含恨復生認休書

砰地一聲,柴房門被推開,幾個家仆把福云熙拖到院子里。她頭皮一痛,家仆抓住了她的頭發迫使她仰起頭,緊接著,口中便灌入甘苦的汁液。

那是折磨她又讓她死不得的人參雞湯,直到一碗湯見底,清脆地碎裂聲響起的同時,抓著她的手也松開。

“咳咳......”

福云熙跌落地上,熱燙的湯汁淌過干澀的喉嚨,窒息般的疼痛讓她伏在地上咳得起不來。

一張紙,飄落在福云熙眼前。

熟悉的字跡躍入眼簾......

大大的休書二字立即模糊了福云熙的雙眼......

沈家竟然連休書都準備好了?

她不甘地抬頭,對上婆母沈夫人冰冷的臉。

為了不答應代替沈熙瑤入宮,她已經被關在柴房里餓了三天。

水米未進,滿頭秀發也粘結一團,渾身臟臭得如同乞丐。

付出了這么大的代價,換來得竟然是恩愛夫君的一封休書?那她的堅持,還有什么意義......

“我不信!夫君怎會如此?”福云熙拼命掙扎著想起來,她一定要當面問問,這不是真的。

“玉輝,我要見玉輝......”

沈夫人冷冷睇了福云熙一眼,閃開身子。

不遠處站著一個男子,他低眉斂目,俊秀蒼白,正是福云熙銘刻入骨的那個人。

“玉輝......”

看見她,她就想站起來,卻因一陣頭暈目線而跌倒。

雙腳早已餓得發軟,她咬了咬牙,努力爬向他。

一手高舉那封休書,視線膠在了他身上,想從他臉上找出一絲不舍。

然而她錯了,那張俊秀的臉上除了病態的蒼白外沒有任何表情,眼中也沒有一絲憐憫......

福云熙爬到沈玉輝的腳下,抓著他,高舉著休書問道:“玉輝,告訴我,這不是你真心的,你愛我,對不對?”

她滿眼的期盼,奢望他能點一下頭。

然而,沈玉輝薄唇蠕動了兩下才吐出幾個字:“你把我的衣服弄臟了。”

福云熙一愣,低頭看到沈玉輝衣服下擺上自己留下的污印,心好像被針扎了一樣得疼。

還不等她做出反應,沈玉輝已經拿走她手中的休書,冷漠地說道:“無所出的理由太牽強了,不如說你不守婦道,與人私通如何?”

剛才只是刺痛,此刻,福云熙只覺得心都要碎了。

她難以置信地望著沈玉輝,這個男人真是她朝夕相對的溫柔夫君么?

不等她想出頭緒,沈玉輝把休書摔在福云熙臉上,對候著的家仆喊道:“你們還站著干嘛?既然她還是不肯,再給她吃點苦頭。”

兩名健碩的家仆架起福云熙,在旁邊一直等著的沈家小姐沈瑤熙,給了侍女翠玉一個眼色。翠玉會意,飛奔進柴房找了根竹棍出來,幸災樂禍地舉起竹棍就要打下去......

“慢著!”

沈玉輝突然喝道。

福云熙心中一喜,眼中浮現希冀,卻看到沈玉輝詭異一笑。

“在竹棍上纏一些布條,若打出外傷就不能入宮了。”

福云熙驚愕地看著沈玉輝,眼中的希冀灰飛煙滅,平時自己被針刺到他都會心痛不已,如今卻說出這樣無情的話來,他真的是那個柔情似水的沈玉輝嗎?

“啪——”纏著布條的竹棍打在身上鈍痛無比,可是卻比不上她心中的痛。

她凝望著沈玉輝,奢望在他臉上尋找一絲憐憫。

可是他已經在旁邊安置好的椅子上落座,低頭把玩手上扳指,連一個眼神都不舍得給她。

可笑那枚扳指是她買來送給他的,他既還貪戀舊物,怎么就單單舍了她這個人?

翠玉打了幾下便累得氣喘吁吁,沈夫人見福蕓熙緊緊咬著牙關,如小獸一般盯著他們,心中氣惱,冷哼道:“說,你答不答應?”

福蕓熙盯著沈玉輝,一字一頓地說道:“不-答-應!”

沈夫人咬牙說道:“好,你們兩個去打,若不答應就打死她,就當我們沈家養了一年的野狗!”

兩名家丁拿過綁了布條的竹棍,狠狠的抽打在福蕓熙的身體上,男人的力道豈是女人能比的,福蕓熙撲倒在地頓覺胸腔里刺痛,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

然而那沈玉輝仍舊一臉淡漠,她抬起頭用盡力氣嘶吼:“沈玉輝,你是愛我的,否則你不會那么珍惜這枚扳指!”

沈玉輝嗤鼻:“福蕓熙,你太高估你自己了,你只不過是沈家買來哄我開心的一條狗!我豈會愛你?”

“一條狗......”福蕓熙重復他的話,這就是她一心一意愛著的男人......只是把她當成一條狗......她心中的那團火被潑滅,取而代之的是徹骨的冰寒......

沈玉輝從拇指退下那枚白玉扳指,冷然說道:“這扳指跟你一樣,都是廉價貨,本少爺怎會稀罕?”

他甩手拋了出去,無暇的白玉碎在福蕓熙身側。她呆呆的看著那潔白的碎片,心也如同那扳指一樣碎裂了......

沈玉輝來到福蕓熙面前,蹲下身子看著她:“痛么?”他的聲音如暖陽春風,聽著是那樣舒服。

福蕓熙美眸轉動,望著眼前的男子,他有如初見時的溫文爾雅,柔情似水,他的笑永遠是驅散她霾的陽光。

“玉輝......”她伸出手想撫摸他的臉卻被他無情地避開。

他臉上暖如艷陽的笑容瞬間變冷,殘忍地說道:“拿針來。”

很快,就有人遞上一包針,從大到小排列整齊。

沈玉輝捏起一根極長的針,然后抓起福蕓熙的手,問道:“答應么?”

福蕓熙立即明白了他要做什么,毅然搖頭,不爭氣的淚水隨著動作滾出眼角......她不信,她不信沈玉輝會這么殘忍,她不相信......

“不......玉輝......不......”

沈玉輝眼神一寒,鋼針飛快地沒入她手指半寸!

“啊——”福蕓熙的慘叫凄厲的蕩在沈府大院。

“答不答應?”沈玉輝狠戾的問道。

福蕓熙痛的身子縮成一團,淚如雨下,卻仍舊搖頭。

沈玉輝手上用力,鋼針再次沒入她手指,這一次比上一次還要用力,福蕓熙感覺到鋼針刺骨的滋味讓她痛不欲生,渾身顫抖的打起滾來。

“來人,給我扎,直到她同意為止!仔細著點,別弄出明顯的傷來。”沈玉輝猛地站起身背對著她。

福蕓熙拼命地掙扎,嘶吼:“沈玉輝你為何如此對我?這一年來我自問從未對你不起,你就沒有一點點愛過我嗎?”

沈玉輝回頭瞥了她一眼,俊顏上冷漠至極:“我說過,你很美,但是美麗的女人不會為我守住貞潔,所以你只有兩條路,要么入宮,要么......死!”

他抬起腳無情地踹上福蕓熙的胸口。

福蕓熙孱弱的身子被踹倒在地,撲倒在那堆碎碗旁邊,她口中噴出鮮血,潔白的瓷片上灑下無數紅梅。

“福蕓熙,你不過是我養你是讓你逗我開心的。既然你不識抬舉,又知道了我沈家那么多秘密自然是留不得。這女人賞給你們玩了,哈哈哈......”

沈玉輝絕情的大笑著,兩名家仆對視一眼,臉上皆浮現淫笑。

沈家是星月國第一富商,偏偏唯一的嫡子沈玉輝自小體弱不能人道,娶這么漂亮的少夫人也是干放著,他們可是覬覦很久了。

沈玉輝的話,如一把尖刀,直接**福蕓熙的胸口,痛的她無法呼吸。整個人如掉到冰冷的寒潭里,刺骨的冰寒,帶著深深的絕望。原來......這便是心死的滋味!她用力閉上雙眼,過往的記憶飛快的在腦中閃過......

是沈玉輝用他陽光般溫暖的笑容驅走了她心中的陰霾,讓她忘記繼母的凌虐。

是他教她識字、作畫,他總是愛出對聯來為難她,看著她面紅耳赤的模樣然后開懷大笑......

她病了,他不辭辛苦的日夜守護,直到她痊愈......

他撫琴,她起舞,最愛那四目相對的柔情四溢......

可是,今天她才發現這一切不過是場夢!如今,夢醒了,心碎了......沈玉輝根本就不愛她,她對他深情厚誼,雖死無悔,而他......竟然要她死!

當她再次睜開雙眼時美眸無淚,溢滿仇恨,她迅速抓過一片碎碗架在脖子。

“哈哈哈......”

看清事實的福蕓熙突然笑了起來,聲音由低漸漸高亢起來,最后尖銳得直沖云霄,帶著滿腔的憤與恨,不甘與詛咒,令聞者戰栗,聽者驚心。

“假的,都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什么繾綣溫柔的夫君,什么鮮花著錦的富貴榮華,到頭來,都是一場鏡花水月的騙局!

她的笑聲越來越尖銳,以至于她的血淚蔓延在蒼白憤恨的臉上,燃燒怒焰的雙眸,宛如幽冥厲鬼,死死地盯周圍的人。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她用鋒利的碗片劃破了自己**的脖子,鮮血噴涌,一地鮮紅......

至死,她都睜著眼睛,看著眼前的人,她要記住這里每一張臉,記住今天發生的一切,記住她所聽到的每一句話......就算身入阿鼻地獄,化為厲鬼,永世不得超生她也要拉著這些人一起下地獄!

沈玉輝驚呆了,他難以置信的望著倒在血泊里的福蕓熙,誰也沒想到柔順如水的福蕓熙會說出如此惡毒的詛咒,他眼中浮現痛苦,他藏在袖子里的手早已攥的麻木,連指甲嵌入了肉里都沒察覺到痛。

突然間,狂風大作,烏云如猛獸狂奔般迅速覆蓋了天際,大雨如豆狂怒的砸著一切!閃電如游龍在天空躥動,用利爪撕裂天空,上蒼開始憤怒了,凌虐著萬物,洗刷著罪惡......

一個悶雷在沈府上空炸開,震的人耳膜嗡嗡作響,就在此時,躺在地上的福蕓熙忽然猛地坐了起來,一雙美眸環視眾人,紅唇一彎泛起妖媚而詭異的微笑......

小說《鳳冠:獨寵后宮》 第1章含恨復生認休書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排列三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