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仙俠 > 藍雪境
藍雪境完整目錄在線閱讀 (藍雪靈魄神君) 大結局無彈窗

藍雪境奮青兒

主角:藍雪靈魄神君
主角叫藍雪靈魄神君的小說是《藍雪境》,是作者奮青兒所編寫的仙俠虐戀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仙界花神為封印妖魂而灰飛煙滅,愛人不忍,以元神祭法換她重生,創立藍雪幻境,境中填滿為情所傷的命魂。并為此墮入凡間與轉世花神虐戀一世。凡間已了,幻境會滅,仙屆再重逢。卻發現花神轉世之路與前世完全一致,是...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20-04-01 16:46:34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凡間,青羽國王書房。

一位容貌清麗一身白衣的妙齡女子跪在地上,端坐在臺階之上的,是位身形健碩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女子雖跪著,眼神卻從容堅定,男子一臉怒容,看女子的眼神中似帶著些厭惡,細看二人的眉眼之間,卻有幾分相似。

“父親第一次與我交談,竟是要將女兒嫁入蠻荒,恕女兒不能從命。”“你去和親可換我國子民數十年安居免于戰亂,是你的福澤。”青羽王的聲音冰冷無情。

“梨落福淺,不愿嫁于無愛之人,甘愿一死。”“未嫁之女在本王面前侃談情愛,你竟如此不知廉恥!”青羽王指著梨落氣急地吼道。

梨落將頭磕在地上“請父親賜女兒一死!”青羽王的面色由紅轉黑,繼而目光變得兇狠“我不會賜死你,”停了一會才一字一頓地說“我會賜死袁天宇!”

梨落猛地抬頭,看著上坐熟悉而又陌生的父親,強忍著不讓淚水落下,咬牙問出幾個字“你怎么知道是他!”

青羽王一臉輕蔑“昨日他來求我將你許配于他,哼,私通公主,論罪當誅九族!”

梨落身體一震,顫聲道“你把他怎么樣了?”“天牢。”停了一會青羽王又說“明日可能就是水牢,后日或是蠆牢了。”梨落身子一軟,跪坐在地上“我嫁。”

青羽王冷笑一聲“要活著,我若聽到你在塞本自盡或是不守禮制,袁天宇會比死更難受。”梨落雙眼一閉,淚水已滴落下來“我要見他一面。”青羽王起身離去,在身后扔下一句“你會見到的。”

高墻石路,一塵不染,二十年來這條路梨落不知徘徊過多少回,而這門口她卻是第一次踏入。滿懷期待地踏了進去,才知道父親是要她去塞本部落和親,她于宮中長大,只近距離見過父親三次,第一次是父親登基典,她在大殿后面見到了父親的背影,第二次是兩年前的及笄禮,父親只在高臺上坐了一下,直到禮成都沒有看她一眼,仿佛這個儀式是為她身后那根石柱舉辦的。

而這一次可以進到父親的書房,卻只是為為將她送出去,永遠不要回來。

她從未見過母親,也不敢有人提及她的母親,自出生起,她的生活中似乎只有幾個乳母和伺候的宮人。可這些人除照顧她的生活起居外,不曾與她多交談一句。

她知道自己被稱為公主,也知道那個高高在上的王是她的父親,過去她以為只要她循規蹈矩,知書守禮,就會得到父親喜歡。她的哥哥和弟弟在讀書得到師傅夸獎后,都可以入到父親的書房與父親交談,出來時還會拿著一些賞賜,有時候是一些書籍,有時候是一塊帶扣,或是一把弓箭。

可她在與兄弟一起入了三天書堂后就被告知女子不用習文,也不須習武,安心呆在寢殿就好。那以后連她的兩位兄弟見到她都躲得遠遠的,仿佛她是一場避之不及的瘟疫,就連隨身侍候的宮人也由十個,降到六個,最后貼身照顧的只剩下環丫頭一個了。

而袁天宇,是她漫長而孤單的人生中唯一的色彩,他對她好,教她習武,帶她讀書,教給了她所知的一切,他是她短短二十年的人生中,唯一給過她溫暖的人。

兩個侍衛隨她一同回到寢殿,走入房內,便聽房間被落下一把大鎖,環丫頭跑來詢問,侍衛一語不發。“沒事,過幾日隨我和親去罷。”梨落隔著房門說。環丫頭對著門施了一禮“是,公主。”

子時正,圓月下的貓頭鷹啼了三聲,梨落伸手取下頭上的鳳頭簪,旋開簪身,露出一只細長中空的銀管,梨落咬緊牙關,銀管緩緩插'入心臟,管內的一縷鮮血隨之注入。梨落盤坐拈指,誦出幾句法訣。

“袁天宇,既不能相守,但求生死與共,來世,再嫁你為妻。”

三日后,公主出嫁的儀仗浩浩蕩蕩于南城門出發,梨落身著大紅喜服坐在馬車內,路過城門時,她掀開窗上的布簾向城墻頭上望去。

墻頭的瞭望臺,是守城將軍的專屬衛崗,平時,他就常站在那里望著遠方,守護這扇城門。

有時,也望向王殿方向,王殿的墻頭上,時常會掛上一方紅色紗帷,這是他們相約的信號。此刻,瞭望臺上站著一人,卻不是他。

城中百姓密密麻麻跪了一路,口中呼著“公主千歲。”只給車隊留出一條將將可通過的過道,此時若有人想動手劫車,定會傷及一眾無辜百姓。

梨落目光一緊,失望地放下簾子,眼睛無意間落在城門旁一單膝跪地卻沒有低頭的士兵身上,手一抖,簾子掉落下來,趕忙再掀起,那人也正看向自己。

梨落的眼睛一下子被淚水蒙住,急急揮起衣袖擦拭,將頭整個了出去,對上那雙狹長深幽的眼睛,馬車緩緩通過城門,百姓士兵皆跪倒低頭,只有他們兩個就這樣對視著,她看到袁天宇的兵服領口處隱約露出一只鋼針,握著槍身的手腕處現出幾根糾纏的黑色脈絡。

身背針板,每根針都淬了毒,稍有大的動作,便會中毒而亡,父親答應她見他一面,原來真的只是見一面而已,他一動都動不得。

千言萬語,卻不能講出一個字。梨落狠狠地咬住嘴唇,不讓自己哭出聲來,袁天宇握槍的手緊緊收握,指甲陷進木制的槍柄中,滲出絲絲鮮血,紅得像王殿墻頭的那方紗帷。四目相對間,梨落覺得自己此生都無法再見到他了,只用口型說了句“保重。”

送親的車隊全部行出后,城門便重重關上,跪在門口的袁天宇不待起身,就被一柄冰涼的刀鋒架住了脖子,袁開宇嘴角扯出一絲冷笑“幾顆毒針,我還抗得住,只想去說幾句話。”手握刀鋒剛欲反抗,握刀之人轉身便在他面前跪了下來“將軍,屬下妻兒均被囚于家中,若今日不能將將軍帶回,屬下……”說著,幾欲流下淚來。

看著昔日與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這般說話,袁天宇松了手,任幾個人將自己雙手反綁起來,帶入王殿之內。

王上書房中,左右兩旁分立兩位老者,一位白須白發白衫,一位黑須黑發黑衫,細一看面龐眉眼竟一模一樣。

袁天宇皺眉道“王上連涇渭長老都請出來,是要治臣死罪。”王上冷冷道“你覬覦公主,論罪當誅九族。”

袁天宇抬頭與王上對視“臣自幼跟從王上,戰場王城,從無二心,功勞俱在,苦守城門,十年來平安無事,臣已過而立之年尚未娶妻,就算求娶公主不成,也罪不至死。”

王上神色一凜,“公主居于深宮之內,如何與你識得,你二人暗渡陳倉,不合理法,罪犯欺君。”王上怒氣漸盛“看來你早已于這宮墻內外來去自如,何須我準入才入?”

袁天宇目光一沉,嘴角浮出一個冷笑,這一天,終究還是來了。自己當年與他一同逼宮助他上位后,他便一直將自己流放于城外征戰,近年實在找不到作戰的理由,才不得不把他召回了王城,給了他一個守城將軍之職。

當年的事,只有袁天宇和王上清楚,如今王上皇權穩定,需要的是來歷清白,而自己活在世上,便是王上污點的證明,以為自己戰功卓著,實則是王上的一塊心病。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只是公主性烈,臣怕……”“她不會自盡,本王知道,她答應的事就會做到。放心,她括生兒育女的喜事你都會知道。”青羽王盯著他的眼睛,幽幽說道“我留你不死。”設計逼宮那天晚上,王上說出留前王不死時,也是同樣的目光。

袁天宇抬眼看著對自己有知遇之恩的青羽王,內心萬流翻涌。“我答應公主留你一命,自會做到。”王上轉過身去,抬了一下右手,涇渭二位長老一人握住袁天宇一只手腕,正要施力將其手筋挑斷,卻聽白衣長老喝一聲“慢!”

王上轉身與黑衣長老一同盯住他,白衣長老看著對面的黑衣“渭長老難道不曾覺察?”渭長老隨即緊按袁天宇手腕,轉而向王上稟道“袁將軍體內有他人氣血穿行,斷筋脈或亡去,皆會引發氣血主人連心之痛……”

“什么?她,她是什么時候學會這個的?”王上沖著涇長老吼道。涇長老雙手抄起行了個禮“這等初級法門,公主十二歲便習熟了,只是,不知何時將心脈與將軍相連……”

王上氣憤不已“將袁天宇穿甲鎖入天牢!”幾個侍衛提刀而入,架起袁天宇雙臂,袁天宇一個旋身將四個侍衛踢倒在地,涇渭二長老正欲上前制止,卻見袁天宇單膝跪在地上,眼睛狠狠盯住青羽王“穿甲之刑是袁天宇報王上大恩的最后一事,此后我二人再無恩義可言。”青羽王雙眼一瞇,轉過身去。

涇長老握住袁天宇手腕,兩人目光對視,袁天宇輕輕搖了搖頭,口中噴出一口黑血。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排列三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