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仙俠 > 白晝之光,豈知夜色之深
白晝之光,豈知夜色之深紀云禾長意未刪減版全集免費試讀

白晝之光,豈知夜色之深九鷺非香

主角:紀云禾長意
主角叫紀云禾長意的小說叫做《白晝之光,豈知夜色之深》,它的作者是九鷺非香寫的一本古代虐戀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她是馭妖谷最厲害的馭妖師,卻為一只鮫人謎了心。...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0-04-01 11:56:46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紀云禾離開了地牢,邊走邊透了口氣,地牢里太潮濕,又讓人氣悶,哪有外面這自由飄散的風與花香來得自在。

只可惜,這馭妖谷里的風與花香,又比外面世界的,少了幾分自由。

整個馭妖谷都知道了紀云禾與林昊青比試馭妖的事情。紀云禾耳朵尖,但凡走過有人的地方,都能聽到人家院里在竊竊私語著,討論著,關于馭妖谷的未來,馭妖師的命運,還有林昊青和她之間那些傳得亂七八糟的流言故事。

走過幾個院便聽了幾個不同的版本。

紀云禾聽得心煩,轉身便下了小道,徑直往馭妖谷的花海深處走去。

馭妖谷中心的這一大片花海與厲風前用法術維系的花朵不同,這里的花會開會敗,只是因為一開始來到馭妖谷的馭妖師們在這里種遍了不同季節盛開的花朵,是以在每個季節,花海里永遠有鮮花盛開。

離馭妖谷建立已有五十來年的時間,這五十年里,馭妖谷里的馭妖師來來去去已經換了不知道多少,這些花到底是誰種的現在已經不知道了。

現在的馭妖師也都忙于馴練妖怪以討取皇族開心,沒誰有空來打理這些花,但好在馭妖谷里靈氣濃厚,即便沒有人打理,它們也開得極為鮮艷,甚至還長出了幾分野性,在這仿似籠子一樣的谷里肆意生長,些許花枝甚至能長到大半人高。花枝有的帶刺,有的帶毒,一般不會有人輕易走進這花海里來。

對紀云禾來說,這卻是個逃離那些流言蜚語的好地方。

以前心煩之時,她便會到花海里來走一走,看著這些任性生長的花,仿似能尋求到片刻來自自由的安慰。

她負手信步而走,也沒特意要往回趕,紀云禾是個夜貓子,典型的晚上不睡白天不起,白日太過亮堂,總讓她感覺自己是個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的靶子,沒有片刻的心安。而夜色卻正好掩蓋了那些莫名的目光,她可以融入其中,在臉上釋放片刻心里真正的自己。

她嗅著花香,一步一步,卻不小心撞上了一個結界。

空氣中一堵無形的氣墻,擋住了她的去路。

紀云禾探手摸了摸,心里大概猜出,是誰會在這深更半夜里于這花海深處布一個結界。

她輕輕扣了兩下,沒一會兒,結界消失,前面空無一物的花海里,倏爾出現了一顆巨大的紫藤樹,紫藤花盛開之下,兩人靜靜佇立。

“我就猜到是你。”

雪三月和……雪三月的奴隸——

一只有著金發異瞳的大貓妖。

雪三月對外稱這是她撿回來的貓妖,是她捉捕妖怪的得力助手,是完全臣服于她,隸屬于她的奴隸,她還給貓妖取了名字,喚為離殊。

只是紀云禾知道,雪三月和離殊,遠遠不止如此。

紀云禾尚且記得她認識雪三月的那一天,正是她十五六歲時的一個夜里。

那時紀云禾正是與林昊青徹底撕裂后不久,她萌生出了要逃離馭妖谷的念頭,她苦于自己勢單力薄,困于自己孤立無援,她也如今日這般,踱步花海之中。然后……

便在毫不經意間,萬花齊放里,郎朗月色下,她看見紫藤樹下,一個長發翩飛,面容冷凝的女子,在鋪天蓋地的紫藤花下,輕輕吻了樹下正在小憩的一個男子。

雪三月凌厲的眉眼在那一瞬間都變得比水更柔。

懷春少女。

紀云禾不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少女,卻是第一次在一個少女臉上那么清晰的看見這兩個字。

而不可告人的是,這個少女親吻的正是離殊。

她在吻一個妖怪,她的奴隸。

五十年前,朝廷肅清馭妖一族之后,對于人與妖之間的界限劃分明確,誰也不能躍過這個界限。尤其是本來就懷有力量的馭妖師。皇族對與自己不一樣的族類,充滿忌憚。

他們拼盡全力的拉大馭妖一族與妖怪之間的隔閡,讓兩族皆能為其所用。

所以但凡與妖相戀者,只要被發現,殺無赦。

紀云禾遇見三月的第一眼,撞見的便是這樣事關生死的秘密。

她沒有被雪三月發現,她選擇了悄悄離開。

但在一夜輾轉反側的思量之后,紀云禾覺得自己必須打破她孤立無援的境地。

雪三月很厲害,紀云禾知道,她的武力是她現在最欠缺的東西,她必須被人保護著,然后才能發展自己的勢力。

于是第二天,紀云禾主動找到了雪三月,她告訴雪三月:“昨天花海里,紫藤樹下,我看見了一些東西。”

雪三月那時雖然也只是一個少女,但她的力量足以與這皇朝里最厲害的馭妖師相媲美,她唯一的不足是,只會殺,不會馴。她聽聞紀云禾說出這事時,登時眉目一寒,手掌之中,殺氣凝聚。

紀云禾知道,但凡見到了別人不可告人的秘密,則便要有被人除掉的自知:“你先別急,我看你不是個愛守規矩的人,正好我也是,但是我卻十分信奉江湖道義。”

“馭妖谷里有什么道義?”

紀云禾一笑:“能說出這樣的話,我更欣賞你了。誠如你所言,馭妖谷里卻是沒什么道義,但是,我有。”她靠近雪三月一步,明明身高也并沒有雪三月高,但是她過于清澈凜冽的眼眸卻讓雪三月微微瞇起了眼睛。

“我是給公平的人,知道你的秘密,便也告訴你一個我的秘密,互相交換。”

雪三月沉思片刻:“谷主義女,我卻不知被捧在手掌心長大的小姑娘心里也會有這么多心思,說說吧,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一個朋友。”她笑瞇瞇的抓了雪三月長長的頭發,在指尖玩似的繞了繞,“我一個永不背叛的朋友。”

建立在見過彼此不為人知的秘密基礎上,這樣的友誼,便格外的堅不可摧。

雪三月一挑眉,掌中殺氣并未消減:“我倒要聽聽,你能說出什么樣的秘密,值得換你這一條命。”

“關于咱們谷主和我的秘密。”紀云禾輕輕拉了一下雪三月的頭發,讓她低下頭來,以便讓自己的唇更靠近她的耳邊,“關于……我在籌謀如何逃出馭妖谷的事。”

雪三月一怔。

紀云禾不笨,她見到雪三月親吻離殊的那一刻,便明了在雪三月心中,最想要的是什么。她和她一樣,想要離開馭妖谷,想要自由,想要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所以這一句話,便換回來了她的性命。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紀云禾就開始為自己布局了,她拉幫結派,以利益,以情誼,在這馭妖谷中,建造屬于自己的勢力。

值得慶幸的是,一開始充滿利益牽扯,以秘密交換回來的朋友,最后竟然當真成為了朋友。

可能這世界上就是有這樣的人吧,天生就臭味相投,也可能因為,她們是那么的相像,那骨子里都長著一根叛逆的筋,任是風吹雨打,都沒能扯斷。

回憶起了長長的一段往事,紀云禾有些感慨。

“你又在這兒瞎轉悠什么?”雪三月的聲音將她拉了回來,“那鮫人的傷治好了?”

紀云禾擺擺手,算是給她和離殊打了個招呼:“鮫人的事我心里有譜。”紀云禾瞥了離殊一眼,“你自己好好注意一點。現在不比以前。”

雪三月點頭,離殊站在她身邊,垂頭看了她一眼,一只紅色一只藍色的眼瞳之中,閃爍的是同樣溫柔的目光。

紀云禾看那處紫藤花翻飛落下,樹下立的兩人在透灑下來的月光下如畫般美好。

他們那么登對,明明是一段好姻緣卻偏偏因為這世俗的規矩弄得像在做賊,紀云禾有些嘆息,她拍衣袍,轉身離去:“不打擾了,我先回了。”

回去的路上她仰頭望月,只希望快一點吧,快一點離開馭妖谷,快一點結束這些算計與小心翼翼,快一點讓她在乎的這些人,過上自由的生活。

小說《白晝之光,豈知夜色之深》 第九章 花海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排列三开奖结果查询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吉林快3 2019上证指数年线 如何购买股票操作流程 腾讯分分彩是正规的吗 云南时时彩彩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分析群胖加微信 6603游戏源码 百家乐 002448中原内配股票行情 福利彩票玩法 内蒙古11选五内蒙古11 福彩快乐12选号技巧 河南十一选五前2复式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横屏 pk10人工免费计 股票分析报告ppt 湖北福彩官方网站